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电子眼变“老花眼”,拍错2万单!北京道路停车电子收费系统亟待完善

2019-06-12 08:51
来源:半月谈网

在北京鲁谷路拍摄的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系统 李文 摄

半月谈记者 孙爱东 张骁 丁静

近年来,国内很多城市都在积极推广道路停车电子收费。2019年1月1日起,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通州区率先全面实施道路停车改革并实现电子收费。改革以来,黑收费、乱收费等不规范现象基本消失,路侧电子停车收入也全部纳入北京市非税收入规范管理。

而美中不足的是,高位电子眼记错车牌信息、电子停车相关服务受理时间过长、停车管理软件用户体验较差等问题,给停车人带来困扰。

问题一:高位电子眼是“老花眼”“色盲”

今年春节期间,半月谈记者开车回河北老家过节,却被北京市的高位电子眼拍下在北京市西城区盆儿胡同停车,突如其来的错误信息让人感到错愕。

半月谈记者此前在北京市交通委指定的北京综合交通信息服务平台“北京交通”App中填写并绑定了个人车牌信息,并开通自动扣费服务。这个错误订单来不及投诉,停车费就被扣走了。

经过紧急查询,半月谈记者确定车辆没有被人“套牌”。拨打12328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反映此事后,北京市西城区有关部门回电称:“你反映的情况我们查了,是高位电子眼识别错误,多收的钱会退还给你。”记者追问:“高位电子眼是怎么识别错误的?”他回答:“识别错误就是识别错误,没有原因。”

经调研,半月谈记者发现不少人有类似遭遇。今年3月28日,北京市民韩先生没有开车出门,却收到短信提示,他的车在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产生电子停车费单。

经对比电子眼拍摄截图,韩先生发现他的车和被拍车辆的号牌非常接近。他的车牌是“京QG1”,对方的是“京QGT”——高位电子眼把“T”识别成了“1”。无独有偶,北京市民谭先生的车牌是“京NM”,但被拍的车是“京NH”;北京市民林先生的车牌是“京E”,但被拍的车是“京F”。

北京车主李女士反映,高位电子眼还不能辨认车型和牌照颜色。她的蓝色车牌和一辆涉外专用的黑色车牌在数字和字母排列上完全一致,但高位电子眼辨认不出区别,黑牌车辆的停车费被记在她的名下。

车主们担心:“如果高位电子眼一直拍不准,那么别人每停一次车,就给我带来一笔错误的停车费,还要自己联系有关部门投诉。这太不合理了!”

高位电子眼为何出现拍摄错误?半月谈记者咨询了设备厂家和北京市交通委。据悉,高位电子眼拍摄错误主要受现场光照、拍摄角度和障碍物遮挡影响,尤其北京天气转暖后树木树冠会有遮挡。

据北京市交通委统计,迄今为止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通州区道路停车电子收费累计服务车次达797万次,其中存在0.3%的问题订单。“虽然只有0.3%,也可能影响超2万次订单的结果,给市民带来不好的体验。”北京市交通委静态交通管理处负责人赵震表示,针对上述问题,北京市正在采取措施解决。

问题二:服务受理等待时间过长

今年2月4日中午,在北京西城某单位上班的李先生,将车停在宣武门西大街东段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中,第二天他被要求缴费两次:分别是21.25元和28.75元。

2月6日中午,李先生再次将车停在宣武门西大街东段电子收费停车位,又遇到延长收费时间的现象:虽然停车只有2小时,但2月10日查询的订单显示,他的停车时间长达3天4小时30分钟,要缴费620.5元。过几天再查,订单显示停车7天23小时13分钟,收费1468元。

李先生通过12328热线反映,被告知15个工作日内做出反馈;“北京交通”App却提示“各区停车管理部门应在7个工作日内完成对相关申请进行审核”。李先生感叹:“一个15个工作日,一个7个工作日,我也不知道以哪个为准。在现在北京普遍推行接诉即办的背景下,不管是15天还是7天,时间都太长了。”

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副主任王炯表示,“15个工作日”和“7个工作日”分别适用于投诉咨询处理和财政退费处理两种情况,二者并不冲突。他透露,目前北京市民通过12328热线反映的问题信息,北京市交通委会及时转给相关城区的停车管理部门,并督促其加快办理,按期回复投诉。“可能个别区的停车管理部门因人手紧张导致受理时间较长,但大家正在积极适应这项新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针对有停车人希望北京市交通部门加速处理用户举报,王炯表示处理工作正按相关规定执行。

问题三:多数车主给停车软件打“一星”评价

到2019年底,北京全市道路停车将实现电子收费。“北京交通”App是否好用,直接关乎停车人对北京道路电子停车工作的认可度。

半月谈记者发现,这款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便民软件,目前用户口碑并不理想。在苹果IOS系统应用商店中,“北京交通”App获得700多个评分,其中超3/4的用户给出“一星”(满分“五星”)评价。天发娱乐官网区内,大量用户抱怨该软件设计落后、用户体验差、操作响应迟钝。

另外,“北京交通”App信息审核功能也亟须完善。据12328客服人员介绍,目前,“北京交通”App有两种停车费缴纳方式:一种是“临时代缴”,主要适用于停车人不是车主的情况;另一种是“停车缴费”,适用于停车人就是车主本人,但车主要先上传行驶证照片,并经过系统审核后才能缴费。

根据软件提示,车主信息审核工作将在用户提交信息后的24小时内完成,但多名司机反映,实际审核时间超过一周。

截至目前,通过“北京交通”App绑定的车牌数量已接近90万,而北京市2018年的机动车保有量突破600万辆。面对如此繁重的“审核任务”,“北京交通”App该如何快速审核信息?

王炯介绍,目前,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已组建专门服务团队,负责车牌绑定的人工审核和解答工作。但由于前段时间日均申请绑定量激增,确实出现人工审核工作效率不高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增加工作人员,尽最大努力为用户尽快审核。”

北京交通大学的一位专家认为,北京市推广电子停车服务背后,是北京市道路停车工作发生根本变革。“政府推广道路电子停车服务是为民办事,广大停车人使用时是否便捷满意,是评价城市停车工作改革成效的重要标准。政府要提高自己的精细化管理水平,最终把好事办好。”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